規劃領域派駐監督實效問題研究
來源:杭州廉政網    發布時間:2017-01-11 15:16:32

         一、、規劃審批權力運行的主要風險

(一)依法行政風險

從類型看大量涉信、涉訴由控規調整引發,做地主體為了提高土地出讓收益,政府投資項目有時為了平衡資金等,都要求調整規劃指標。2011年至2013年,規劃調整范圍遍布主城各區,調整范圍廣、數量大。2013年,紀檢組對控規調整組織了為期兩個月的專項督查,形成了督查書面報告(《紀檢監察信息專報》2013年第1期)報送市紀委,并對局黨組提出了監督意見,近兩年控規調整數量雖明顯下降,但仍未得到有效抑制。

(二)作風效能風險

一是規劃審批管理環節多,涉及部門廣,各單位審查意見需要牽頭審查協調并由建設單位委托設計單位、施工單位逐一落實。只要有一家或者一個問題落實不到位,項目就擱置,部分復雜項目存在協調結果難落實,出現問題都不管的情況。二是規劃管理作為專業管理部門對于審批人員要求較高,但限于編制限制,在崗人員偏少且以年輕干部為主,審批經驗相對缺乏,協調處理重難點問題的能力尚待提高。尤其是審批權下放后,少數基層干部遇到疑難問題時缺少擔當的勇氣,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審批效率。三是由于法律依據相互重疊各有牽連,違法裝修引起的非臨街外立面改變等信訪問題一直存在執法難度,導致批后監管環節作風效能投訴呈多發態勢。

(三)中介違規風險

市場經濟背景下,少數中介機構受利益驅使,不顧長遠利益和職業道德,協助建設單位弄虛作假、鉆營政策法規漏洞。如在選址論證方案中刻意虛報數據,幫助做地單位提升地塊規劃指標;在建筑面積核算中故意少算面積,協助開發主體違規超建;刻意簡化或無視地塊周邊現狀,“優化”日照分析結論等,給規劃審批工作埋下隱患。

(四)失職瀆職風險

近年來,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少數地方政府和建設單位想方設法從規劃入手提高收益,使審批管理面臨的新情況和新問題接踵而至,有的問題甚至突破了現行制度的約束范圍,出現了無法可依的局面,給權力運行制造了一定的彈性空間,也增加了規劃管理工作的難度。部分規劃管理人員坦言,執行標準過嚴,容易被扣上不支持企業發展的帽子;標準過松,則面臨失瀆職的危險。

二、當前規劃違法違紀問題主要特點

一是表面的合法性。適時調整規劃管理對策已成為地方政府宏觀調控的常態。少數規劃管理人員,利用在規劃管理部門身處要職,熟悉政策法規、掌握最新信息的便利,做起了開發單位的“高參”,協助鉆營各類法規制度漏洞,用盡政策為其牟利并收受賄賂。二是案發的滯后性。規劃審批程序復雜、流程長、專業化程度高且牽涉巨額經濟利益。容積率高一點,規劃紅線退一點,對房地產商是驚人利潤,一般人卻無法覺察。很多案件的查處都是在違法事實發生若干年后由案中案牽扯出來,東窗事發時往往木以成舟,糾正錯誤和挽回損失的難度很大。三是涉案的廣泛性。建設項目審批量流程復雜,牽涉環節眾多,很多違法違紀行為,僅憑一人之力無法完成。放眼全國,建設工程領域抱團貪腐,窩案竄案現象并不鮮見,在規劃管理中涉及規劃編制、一書兩證到批后管理的各個階段;在整個建設項目管理中,還會出現多個部門人員相互勾結,分頭漁利的情形。四是影響的深遠性。因違法違紀引起主觀故意的“決策失誤”,危害城市健康有序發展,嚴肅影響了規劃的“剛性”和嚴肅性。擅自變更規劃審批內容,超越面積加層,越線移位,擠占道路紅線等看似細微的規劃變更,一旦匯聚起來,將會產生“裂變”效應,催生 “城市亂象”。

三、、當前派駐監督存在的主要問題和原因

(一)基層監督體系不夠完善。規劃管理體制經歷了由處室并行集中審批——分段制衡式鏈接審批——分局集中審批的發展模式。現行的分局集中審批模式,集控規調整、方案審查、批后管理于一身,是規劃管理史上權力最集中、風險最大的一種管理模式。目前,分局承擔的“一書兩證”核發、方案審查及竣工規劃核實等業務受理量由去年10月份(審批權利未調整之前)占全局受理量的25.8%上升到73.2%,辦結量由27.5%上升到75.9%。項目審批全流程、全鏈條下放及分片管理模式,為提升審批效能創造了條件,但也加大了廉政風險。目前市直機關中僅有規劃和環保兩部門分局實行垂直管理,規劃分局審批權和審批量遠高于環保分局。雖然近年來通過加強局系統紀檢監察網絡建設,解決了基層主體責任落實問題,但由于沒有專職紀檢干部,分局紀檢工作力量仍比較薄弱,紀檢組對基層權力運行的監督渠道單一,缺乏長效化舉措落實平臺。

(二)主動發現問題線索能力有待提高。近年來涉及規劃系統干部違法違紀的信訪舉報相對較少,其中線索明確、事實清楚的更是寥寥無幾。在信訪舉報無法提供充分線索的情況下,如何拓展線索收集渠道,提升主動發現案件線索的能力,是今后辦信辦案工作必須直面的問題。從近年案件查辦情況看,駐局紀檢監察組獨立查辦案件的能力相對薄弱,主要體現在人手不足和辦案經驗相對缺乏兩個方面。

(三)執紀監督中還面臨一些新情況新問題。一是如何破解經營性事業單位管控難題。市規劃院和勘測院作為企業化管理的自收自支事業單位,在中央八項規定后,由于縮減“三公”經費開支,降低接待標準,應對同行業非公企業競爭身處劣勢;在績效工資制度執行以來,因職工待遇降低引發不同程度的人才流失。上述現象對執紀監督嚴格制度落實,服務中心助推兩院發展模式轉型提出現實需求。二是如何加強建設項目全流程中的規劃問題分析研判。規劃審批作為建設項目審批的重要節點,與發改立項、建設、土管、消防、人防等關鍵環節息息相關,部分重點項目在上級政府的統籌協調下由各部門共同推進,時間跨度較長、涉及人員多、環節緊扣且錯綜復雜,有的項目推進難、落地慢還會出現部門間的責任推諉。精準定位項目審批鏈條中的規劃失職瀆職責任,需要依靠派駐機構立足全局統盤分析,在爭取委局協調指導下,充分發揮片組協作機制,做好相關領域調查取證和執紀監督交流工作。三是如何加強領導干部崗位風險防控。規劃系統干部專業性強,交流機會少,多數干部在局系統從入職到退休,與服務單位非常熟悉,少數甚至關系密切,在一定程度上積累了廉政風險,且夫妻均在建設行業,“一家兩制”的現象較為普遍,這些情況都給崗位風險防控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駐市規劃局紀檢組)

 

  • 分享到:

  • QQ空間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QQ

  • 微信
网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