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找“四風”中的“我”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8-09-10 10:50:00

1922年,蘇聯詩人馬雅可夫斯基有感于官僚之風漸長,創作了著名的諷刺詩《開會迷》。詩中說他去各機關辦事,總是遇到開會,人家總讓他下次再來,有的會議居然研究“買一小瓶墨水”。這首膾炙人口的詩,把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做派諷刺得淋漓盡致。

多少年來,盡管人們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深惡痛絕,但二者卻如“臭豆腐”,在一些人那里聞起來臭,吃起來香。前不久,針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種種新表現,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強調,糾正“四風”不能止步,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各地區各部門如何擺擺表現,找找差距?各級領導干部如何帶頭轉變作風,以上率下?關鍵就是把“我”擺進去,問問“我”盡到責任沒有。下級有下級的問題,上級有上級的責任,誰的孩子誰抱走,誰的問題誰解決。

上級不能以旁觀者和受害人自居。對于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這些東西,人們習慣于指向第三人稱,似乎所有問題都是“他”的,“我”永遠是可憐的受害者。問題是,對于別人來說,“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有的領導機關、領導干部諱疾忌醫,拿手電筒只照他人不照自己,是典型的以形式主義反對形式主義、以官僚主義反對官僚主義,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態度。

形式主義與官僚主義是一對孿生兄弟,形式主義背后總晃動著官僚主義的影子。比如,把精準扶貧變成“精準填表”固然可惡,但造成這種現象的根源是什么?開會打瞌睡自然不對,但是不是也存在反反復復開會、討論,反反復復念文件、造文件,反反復復空喊口號、表決心?搖頭自嘲調研“被下面騙了”,但那些形式化的東西有多難識別呢,你怎么就那么容易上當呢?歸根到底,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最省力氣、最易糊弄事、最好應付事,某些“我”天生喜歡,甚至彼此心照不宣,默契配合走過場。

下級不能認為與己無關或無能為力。人們都說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實際上當面喊打的少,背后嘀咕的多,許多“成熟”的人甚至是“吾知之吾不言”。因為敢公開抵制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做派的,往往會被視為另類、受到孤立,還可能被看作政治上“不成熟”。黨員權利放棄了,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武器丟掉了,正常的黨內監督失靈了,作風問題就變成了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蟲,甚至可能死而復生。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知不對,少說為佳;明哲保身,但求無過”,這是毛澤東同志描述的自由主義重要癥狀。自由主義的政治氛圍是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最佳生長環境,改變必須從我開始。

在上甘嶺戰役打得最慘烈的時候,秦基偉將軍一次與困守上甘嶺坑道的部隊通話時,為鼓舞士氣,剛說了句:轉告坑道里的同志們,軍黨委和軍首長都很惦記前面的同志……就被電話兵打斷了:首長別啰嗦了,揀要緊的說,先下命令吧。多年以后,秦基偉仍然感慨,說戰士做得對!那時敵人炮火紛飛,為接通電話不知犧牲了多少電話兵,只能搶一句算一句。

捫心自問,如果“我”是秦基偉或者那個電話兵,會怎么做呢?(習驊)

  • 分享到:

  • QQ空間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QQ

  • 微信
网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