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打通監察監督“最后一公里”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發布時間:2018-10-12 09:34:58

8月24日上午,新昌縣七星街道鳳凰村村委主任葉伯仁敲開街道紀工委書記、監察辦主任陳銀江辦公室的門,遞上自己的檢討書,表達慚愧之情。也就在4天之前,鳳凰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通報了葉伯仁嚴重違反村務財務公開和村級事務監督規定的處理決定。據悉,這是新昌縣監察委員會在向鄉鎮(街道)派出監察辦公室后,處理的第一個非黨員村干部。

派出監察辦公室,是今年以來浙江省紀委監委探索推動監察工作向鄉鎮(街道)拓展延伸的創新舉措。截至7月底,全省1389個鄉鎮(街道)已全部完成監察辦公室設置和人員任職工作,任命監察辦公室主任1360人,副主任1178人,監察員3986人。

以問題為導向,成立鎮街監察辦

作為全國三個先行試點監察體制改革的省份之一,浙江省委始終要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堅持大膽創新,勇于破解監察體制改革新課題。

2017年,浙江省紀委監委邊試點邊實踐邊探索,著力夯實監察全覆蓋、化制度優勢為治理效能的基礎。在前期組織對全省鄉鎮(街道)紀檢干部配備情況進行摸底,全面了解鄉鎮(街道)機構設置、人員力量情況的調研中發現,新增監察對象中“基層公職人員”占比較大,基層權力“任性”、公職人員“微腐敗”的情況不容小覷。從近年來信訪舉報情況看,全省80%以上信訪舉報來自基層,其中反映村居黨員干部的占50%;從查辦案件情況看,鄉村干部占80%左右。

新形勢新任務對基層監察工作提出新要求。以杭州市富陽區為例,該區僅富春街道新增監察對象就有1179人,達到現有的2155人。這部分人群,若直接由區監察委員會履行日常監督管理職責,客觀上難免有些捉襟見肘。

為解決這一問題,2018年7月底,浙江召開了深化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小組會議,一個重要的議題就是審議通過縣(市、區)監察委員會向鄉鎮(街道)派出監察辦公室的指導意見,并對監察向基層延伸工作進行具體部署。

在指導意見下發實施后,為確保各項工作有序推進,省紀委監委明確把推進監察向基層延伸的責任落實到市、縣兩級紀委監委,專門建立了每日一報工作制度,要求以市為單位及時上報鄉鎮(街道)監察辦公室設置及人員任職情況,并且對監察職責和監察權限等方面進行了明文規定。

在監察職責上,明確鄉鎮(街道)監察辦公室依法對鄉鎮(街道)管轄的公職人員和有關人員依法履職、秉公用權、廉潔從政從業以及道德操守情況進行監督;在監察權限上,鄉鎮(街道)監察辦公室可以使用談話、詢問等調查措施,但不得采取留置措施;在機構設置上,各派出監察辦公室與鄉鎮(街道)紀委合署辦公,實行“一套班子、兩塊牌子”等。截至7月底,全省1389個鎮街監察辦公室全部掛牌運行。

監督監察全覆蓋,非黨村干部同樣要接受“罰單”

“我之前的表現確實不符合村干部的要求,我錯了,感謝組織上對我的幫助,我一定會端正心態好好工作的。”9月7日,在建德市監察委員會派出航頭鎮監察辦公室的談話室中,羅源村村委委員吳葉飛終于低下了頭。

吳葉飛因為對村兩委的工作分工不滿,從今年6月份開始就經常消極怠工,編造各種借口拒不參加村里的各項會議,也不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村兩委跟他談心談話沒有任何效果,鎮紀委出面約談他,吳葉飛不當回事,表示:“我不是黨員,我是村民選出來的,你們紀委管不到我。”

建德市監察委員會統一向鄉鎮派出監察辦公室,派出航頭鎮監察辦公室再次找到他談話,他再次拋出非黨員紀委管不著的論調。鎮監察辦公室明確告知,他已經是監察對象了,如果還是不服從村兩委的工作安排,不正確履行村干部的職責,將會啟動問責程序。由此,吳葉飛終于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派出鄉鎮監察辦公室的成立,真正意義上實現了監督全覆蓋、監察無死角。過去非黨員村干部出現問題,如果沒有觸犯法律,就只能批評教育。改革后,凡是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都成為監察對象,真正打通了監察監督的“最后一公里”。

在杭州市東新街道,東新園社區干部戚雅芳指著街道紀工委辦公室外墻上“低調”掛起的“監察辦公室”牌子表示,雖然不是黨員,但監察辦的設立就像多了一雙監督的眼睛,今后社區干部在言行上更要以法律為準繩,加強自律自省。

近日,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監委派出南城街道監察辦公室主任王輝找監察對象了解近期工作、生活等方面情況。

嚴肅處理“蒼蠅式腐敗”,維護群眾切身利益

保障群眾利益,全方位查處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蒼蠅式腐敗”,是監察工作向基層延伸的重要目的。

這不,8月下旬,下村第一天,浙江省溫嶺市監察委員會派駐澤國鎮監察辦公室主任郭斌就碰到了一道“算術題”。

“我們村里有20個失土農民養老保險名額,由3個生產隊分了,這些村里都有會議記錄的。”原澤國鎮光明村村委會主任狄德玲振振有詞。

“國土部門分給我們村是22個失土保險名額,明面上分配的是20個,私下那2個名額被村干部拿去了,你們監察辦要幫我們老百姓說句公道話。”村民們則是義憤填膺。

事關村民利益,面對各執一詞的雙方,監察辦立刻兵分兩路,一路查會議記錄,一路前往國土部門調查核實。

從會議記錄來看,的確詳細記錄了20個失土農民保險名額的分配情況,但卻只字未提反映的那2個名額,難道是村民道聽途說,捕風捉影?

“2016年,澤國大道工程征用了光明村20多畝土地。我們當時按照人口644人,田畝360畝計算,第一次撥給光明村20個名額,后來該村文書在辦理手續時提出異議,認為村里實際人口684人,田畝305畝,于是重新核算后,又追加了2個名額,至于村里如何分配,我們并不清楚。”國土部門經辦人員說。

“我所在的生產隊也被征用了土地,但運氣不好沒有分配到,追加的2個名額拿來后,我就跟村長提議不用跟村里說,一人一個名額,村長狄德玲同意了。”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光明村文書狄小青承認了違紀事實。

9月17日,澤國鎮黨委對原光明村文書狄小青予以立案審查;溫嶺市監察委員會派駐澤國鎮監察辦公室對原光明村村委會主任狄德玲(非黨)予以通報批評。

2個名額,雖不是大數目,但對于光明村的村民來說,這反映了監察辦成立后的態度,讓他們看到了監察體制改革向基層延伸的實際效果,也讓大家看到了黨和政府解決監察監督“最后一公里”問題的決心。

“向鎮街派出監察辦公室,解決了監督基層‘最后一公里’的問題,實現了監察工作無盲區、無死角、全覆蓋。”浙江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代主任任振鶴表示,“下一步,要繼續發揮浙江先行先試優勢、深化改革繼續走在前列,堅定不移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顏新文 黃也倩)

  • 分享到:

  • QQ空間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QQ

  • 微信
网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