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懲治腐敗又邁出堅實一步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8-11-07 10:56:03

10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經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決定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簽署第10、13號主席令予以公布施行。

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完善了刑事訴訟與監察的銜接機制,為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順利進行提供保障;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為加強境外追逃工作提供有力手段。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規范和完善我國刑事司法協助體制,填補刑事司法協助國際合作的法律空白,完善反腐敗追逃追贓法律制度。

刑事訴訟法的修改和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的出臺是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的務實措施,是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懲治腐敗,加強反腐敗國家立法,加強國際合作推進追逃追贓工作的生動體現。

看點一:完善與監察法的銜接機制

保障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順利進行

“為保障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順利進行,需要完善監察與刑事訴訟的銜接機制。”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上表示,刑事訴訟法的修改指向明確,內容特定,不涉及對刑事訴訟法基本原則的修改,將可復制、可推廣的行之有效做法上升為法律規范。

2018年3月20日,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整合了行政監察、預防腐敗和檢察機關查處貪污賄賂、失職瀆職及預防職務犯罪等工作職能。

對此,刑事訴訟法刪去了檢察院對貪污賄賂等案件行使偵查權的規定;保留了檢察院在訴訟活動法律監督中發現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的偵查權。

“內容雖然不多,但是意義很大。”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東明表示,集中調整人民檢察院的偵查職權內容,對加強反腐敗制度建設,推進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重大意義。

“紀檢監察機關作為監督執紀執法機關,主動適應新形勢新變化,進一步增強法治意識,踐行法治原則,成為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實踐者和推動者。”江西省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主任程新生表示,江西在深化監察體制改革中不斷摸索,從移送機制、程序對接、個案溝通、日常溝通、組織機制等五個方面與司法執法機關建立法法銜接機制,保證了各辦案環節的順利高效,形成了反腐敗工作的強大合力。此次刑事訴訟法的修改,既充分考慮了監察體制改革中的經驗做法,也符合刑事訴訟規律和具體工作實際。

憲法和監察法都明確規定,監察機關辦理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案件,應當與檢察機關相互配合、相互制約。對于監察機關留置的案件,需要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檢察機關應當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避免犯罪嫌疑人在審查起訴環節出現“脫管”的狀態。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對檢察院審查起訴監察機關移送的案件、留置措施與刑事強制措施之間的銜接機制作出規定。

“對于監察機關移送起訴的已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人民檢察院應當對犯罪嫌疑人先行拘留,留置措施自動解除。人民檢察院應當在拘留后的十日內作出是否逮捕、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的決定。”江西省人民檢察院有關負責同志認為,這樣的程序設置確保了留置措施與刑事強制措施銜接更加穩妥、有序。

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保留人民檢察院在訴訟活動法律監督中發現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的偵查權。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衛東說:“這對于保障當事人權益尤為重要,一旦出現侵權案件,比如非法拘禁、刑訊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當事人權利的情形,檢察機關應當及時介入,立案偵查。”

看點二:增設刑事缺席審判制度

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里,都將受到法律應有的裁判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取得重大進展,得到人民群眾的廣泛擁護。”沈春耀介紹,2014年,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會議提出了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的任務。2016年7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提出了關于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的研究報告。中央紀委建議在配合監察體制改革修改刑事訴訟法時,對刑事缺席審判制度作出規定。

“這次修改有一個很重要的制度創設,即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信春鷹說。

修改前的刑事訴訟法規定了違法所得特別沒收程序,但缺席審判制度一直是空白點。比如,2011年1月,“百名紅通”2號嫌犯、江西省鄱陽縣財政局經濟建設股原股長李華波作案潛逃新加坡后,法院就根據違法所得特別沒收程序追繳了部分贓款贓物,李華波本人卻一直逍遙法外,一直到李華波被遣返回國后,才于2017年1月被法院依法判處。

對此,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第五編增加缺席審判程序一章,明確規定:對于貪污賄賂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監察機關移送起訴,人民檢察院認為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以往,外逃貪官只有被追逃回國才能對其審判,如今,建立了缺席審判制度,外逃貪官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將受到法律應有的裁判。”陳衛東說。

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有力地破解了追逃追贓中的一系列問題:破解多年來制約反腐敗國際合作和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深入開展的機制性障礙,織密對外逃腐敗犯罪分子的法網,維護我國法律尊嚴和權威;破解由于制度的缺失,導致訴訟程序過分拖延,使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刑事案件不能得到及時解決等問題,發揮刑事審判定分止爭的作用,及時恢復被腐敗犯罪損害的社會關系;破解由于時間過長,導致證人記憶減退,實物證據滅失等問題,及時固定證據。

“缺席審判制度豐富了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手段,對外逃腐敗分子將形成強大震懾。”北京師范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教授、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主任黃風表示,通過作出刑事缺席審判,請求外國將外逃的腐敗分子予以引渡或者遣返,對腐敗分子卷往國外的贓款予以沒收返還,讓腐敗分子人財兩空,即便人不回來,也讓腐敗分子過上苦日子,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對于缺席審判中充分保障被告人訴訟權利方面,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規定,人民法院缺席審判案件,被告人有權委托辯護人,被告人的近親屬可以代為委托辯護人。被告人及其近親屬沒有委托辯護人的,人民法院應當通知法律援助機構指派律師為其提供辯護。

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同時規定,交付執行刑罰前,人民法院應當告知罪犯有權對判決、裁定提出異議。罪犯對判決、裁定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理。黃風認為,我國的缺席審判制度嚴格限定缺席審判程序的適用條件,充分保障腐敗犯罪被告人的知情權、辯護權、上訴權等訴訟權利,并賦予被告人必要的救濟手段,符合國際司法趨勢。

看點三:填補刑事司法協助國際合作的法律空白

明確國家監委在國際刑事司法協助中主管機關的地位和職責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各部門牢固樹立“四個意識”,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追逃追贓配套法規制度建設的指示精神,強力推進配套法規的起草出臺。

為推進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加強國際合作打擊跨國犯罪,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的組織協調下,中央政法委牽頭協調制定、司法部具體負責牽頭起草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草案,經過全面深入調研論證,多次征求相關部門和專家學者等各方面意見,起草過程歷經數十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張蘇軍說:“這部法律能夠很好地促進我國對外司法協助更加有效開展和進行。”

新頒布的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中,一大亮點就是確定國家監察委員會為國際刑事司法協助的主管機關之一,并且賦予監察機關在腐敗犯罪案件調查等活動中,與外國有關部門和機構開展反腐敗國際合作和刑事司法協助的職責,明確了監察機關和國內有關機關在刑事司法協助中的職責分工,進一步完善國際刑事司法協助工作的制度體系。

“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的頒布填補了反腐敗刑事司法協助國際合作的國內法律空白,改變了之前我國同國外開展反腐敗刑事司法協助無法可依的局面。”國際反腐敗學院理事會成員,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過勇教授表示,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和監察法第六章反腐敗國際合作形成有序銜接,為監察機關深入開展反腐敗國際合作和追逃追贓工作、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法律基礎。

“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使《聯合國反腐敗公約》《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我國同國外簽訂的刑事司法協助條約等在國內真正‘落地’。”黃風表示,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為與有關國家和地區開展反腐敗國際合作和加強追逃追贓工作掃除了法律障礙,有利于我國履行反腐敗國際條約義務、樹立負責任大國形象。

如何破解國際追贓合作中的難題?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也給出了答案。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規定了我國向外國提出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請求和沒收、返還、分享違法所得請求的程序和要件,同時也規定了外國向我國提出此類請求的審查、執行程序。司法部有關負責人認為,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創設性的規定填補了法律空白,為我國開展此類國際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礎。

  • 分享到:

  • QQ空間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QQ

  • 微信
网球即时比分